王健林谈现场摔玻璃杯声:没有的事 一直谈笑风生

【王健林回应现场摔玻璃杯声音:没有的事儿,一直谈笑风生】7月19日晚间,万达商业、融创中国、富力地产战略合作签约仪式于17时30分左右开始。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富力集团董事长李思廉分别发言,确认富力接手万达所有酒店项目。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发言,笑称发布会延迟仅是因为打印机太慢,孙宏斌已交付万达商业150亿元。

医院涉逼病人做手术:强迫女患者手术台上签字交费

中新网呼和浩特7月19日电 17日,内蒙古当地媒体爆光呼和浩特和平医院强迫患者赵女士签字做手术、在手术台上交费事件。19日,记者从呼和浩特市新城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获悉,目前相关部门已介入调查此事。据了解,事件曝光后,新城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将呼和浩特和平医院涉嫌非法发布网络医疗广告、术中加价的违法行为线索分别向新城区工商分局、新城区价格监督局进行了通报,并与上述两个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医院进行现场调查,明确、核实患者在就医过程中遇到的具体情况。同时,呼和浩特和平医院涉嫌欺诈的违法行为线索已移交至新城区公安分局进行调查处理。新城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表示,该局也已成立专项调查组进驻呼和浩特和平医院,目前调查正在进行中,调查处理将坚持从严、从快、从重原则,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坚决打击医疗服务领域不良违法行为。(完)

女子疑反抗公交色狼遭割喉 目击者:男子包装2把刀

央广网北京7月19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前天早高峰,在北京通州582路公交车上,发生了一起持刀伤人事件。记者今天从通州潞河医院了解到,被扎伤女子上午已由重症监护室转移到胸心外科病房,目前病情平稳,但尚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有乘客介绍,受害女子是在公交车上遭到猥亵后与行凶者起了争执,视频监控显示,行凶者突然从后面用一把水果刀扎向女子,女子的衣服上瞬间血迹斑斑。家属强调,这名女子与行凶者并不认识。今天上午,记者来到通州潞河医院,上午10点多,在重症监护室近两天后,这名女子被转移到该院胸心外科病房。潞河医院宣传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女子伤势较重,目前病情平稳,但尚未完全脱离危险。在病房门口,受害女子的丈夫、弟弟和同事都在紧张的守候。受害者的弟弟说,现在不方便接受媒体采访,但他表示,受害女子的病情“只能说稍微好一点,伤口太严重了,也得慢慢恢复,现在还确认不了”。他能确认,受害女子和行凶者并不认识。家属此前向媒体介绍,女子颈部静脉和附近的某根神经被割断、背部被刺伤4刀、并伤及肺部、肺部缝合数针。第一个冲上去制服嫌疑人的乘客杨先生说,7月17日早晨8点左右,他和受害人以及嫌疑人是从小稿村上582路公交车,受害女子称被猥亵,并与嫌疑人起了争执。“这个女士说这个男的来回摸了她的屁股,然后打了嫌疑人一嘴巴,拿手机拍了照,两人之间有了争执。女孩往司机的方向走,问司机车牌号要报警,这时,这个男的跟上来了。”公交车里的视频监控显示,该女子身穿白色上衣在公交前面靠近司机的位置,随后行凶者突然从后面冲上来,用手住捂住女子的嘴,并用刀抹向女子的颈部,以及捅向女子的后背。女子的衣服很快血迹斑斑。杨先生说,嫌疑人包里还有一把菜刀。“站在我对面,我看着他在里面翻东西,兜里有两把刀,一把是水果刀,一把是菜刀,然后听见一声喊‘杀人了’,第一意识冲上去握着持刀歹徒的手,把他的手往后掰,正好也刹车,惯性趴那里了。”司机和乘客当场控制了嫌疑人,杨先生说,他今天下午去公交公司开了表彰会,司机内部也开了会。通州公安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通报称,“接到报警后,通州警方迅速部署警力赶赴现场将犯罪嫌疑人刘某(男,26岁,辽宁省昌图县人)抓获。目前,伤者正在医院救治,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这份通报里并没有对女子被猥亵,以及行凶者涉嫌的罪名进行说明。今天上午,事发现场已经被清理,对于事件进展,中国之声将会持续关注。7月17日早上8时许,通州区582路公交车一女乘客被色狼“咸猪手”,多次阻止无效,女子怒而掌掴色狼。不料,色狼竟掏出一把水果刀,将女子脖子割伤。女子失血过多,色狼被车上乘客和警察合力支付,女子被送医抢救,颈部静脉和附近的某根神经被割断、背部被刺伤4刀、并伤及肺部、肺部缝合数针,至今仍在ICU病房抢救。

农民工被58同城坑:分公司总监冒充离职经理签协议

“简单可信”“用户第一”“人人信赖的生活服务平台”……进入58同城官方网站,类似口号和愿景响亮而美好。然而,外地农民工老张却没收获预期中的美好,反而气恼而无奈:看似“馅饼”的背后,分明是“陷阱”!去年至今,他在这个号称“中国第一分类信息网站”的58同城,遭遇一连串令人啼笑皆非的奇葩事件。50岁的农民工老张第一次“触网”,是在认识北京五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业务员史某某之后。20多年前,他从河南信阳老家来到北京,一直从事室内装修,行业竞争日趋激烈,接单越来越难。去年,一位朋友推荐了58同城,“因为是熟人介绍,我当时没有起疑心。”据老张回忆,一见面,58同城业务员史某某就推荐信息服务套餐,说公司平台有几百万商户,只要交7800元咨询费,根本不用愁没有业务订单。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史某某同意把咨询费减至7000元,这种信息服务必须在一款名叫“抢单神器”的手机APP上才能进行。老张说自己不会用智能手机,史某某当即拍胸膛说,可以根据老张提出的条件帮忙抢单,然后通过手机短信发给老张,保证发过去的信息满足条件,真实有效。2016年5月17日,双方签署了协议。不用四处奔波,只需在手机上动动手指头,就可以接到称心如意的业务,这简直就是梦寐以求的阿拉丁神灯!老张满心期待“从天上掉下来”的订单。然而,接下来一个星期里,老张断断续续地收到业务员发来的9条订单信息。“这些信息根本没用,要么客户太远,要么违背承诺群发多人,甚至还有假信息。”老张说,有的订单客户远在怀柔、平谷,他从大兴出发,坐公交车单程就要三四个小时,活不大工地又不让住宿。“有一次我去客户家,客户说我是58同城派来的第五个人。”58同城曾承诺:同一条信息最多发送给3个人。还有一次,他根据订单给客户打电话,对方很诧异,说她家压根儿没打算装修。尽管这些订单信息毫无用处,但每条扣钱却不含糊,“最高的一条扣了199元”,9条信息共计扣除1097元。感觉受骗的老张多次要求退钱,均被史某某拒绝。不过史某某出了个主意,说只要是介绍新客户过来就可以返钱。根据录音资料,史某某在电话中说,每介绍一个客户,可以给1000元回扣。老张对此很警惕:这不是逼着我再去骗别人吗?再说,熟人骗熟人,骗来一个就给回扣,这种“杀熟”,不是传销的套路么?为了拿回血汗钱,老张无数次打电话给业务员史某某,都没有下文。无奈之下,他多次前往北京五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催讨。2016年6月3日,该公司终于和他签署了一份退款协议。然而,这份正式名称为《58同城网络服务解除协议》的退款协议,堪称闹剧。在这份退款协议上,记者看到乙方联系人的签署人为“史某”,而非“史某某”。老张说:“这个业务员肯定叫史某某,我看过他的身份证。”记者再三打听,该公司并无“史某”这个人。更蹊跷的是,这份协议并非“史某某”本人签名,而是一名自称史某某上级的“常经理”代签。老张说:“他当时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他的姓,还留了手机号码给我,我后来多次给他打电话,但从未接通过。”此外,这份退款协议并未加盖58同城公章(或合同专用章),按规定,这是一份无效合同。之后老张等了好多天,都没等到退款。他只得再打电话,史某某说自己已经升职为业务经理,不再经手具体业务,“你可以去法院告我们”。老张此时才明白,“常经理”写退款协议,原来是推诿打发的“缓兵之计”。退款协议闹剧,并未就此结束。今年6月27日,老张和记者再次登门,一位自称58同城“李总监”的人出面接待。一见面,老张很吃惊:这个“李总监”不就是去年的“常经理”么?他和这个人见了七八次面,绝对不会认错。这出“大变活人”魔术,到底怎么回事?记者了解到,该公司的确有一个常经理,但去年已经离职。面前这个“李总监”真名叫李某,是58同城北京分公司总监,竟然冒充“常经理”和老张签退款协议。业内人士认为,互联网业务不是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黑暗丛林,互联网企业更应该遵纪守法,恪守社会道德准则。6月27日,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学清路的北京五八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三楼大厅,从内部办公区域不时传出高亢甚至疯狂的呐喊,询问后得知,公司正在开展销售培训。记者向保安表明来意,该保安赶紧声称自己是第一天上岗,什么都不知道。然而,老张告诉记者,这个保安去年就在这上班,见他都好多次。58同城总部品牌公关部高级经理金某某告诉记者,问题的根源在于老张缺乏上网抢单的能力,而平台发展他为客户并予以承诺,但后续服务没有做到位。至于那份退款协议,则完全无效,原因在于公司工作人员违规操作。老张对此哭笑不得:既然明知他连上网抢单都不会,58同城为什么还要极力推销“抢单神器”昂贵套餐呢?前不久,58同城客服还打电话给他,坚持不予退款。对他来说,这可是一大笔钱,爱人和他闹矛盾,今年过年也没钱回老家,无奈之下,他还报过警,向朝阳区法院起诉过。日前,记者书面对此事再次求证,7月17日一份盖着“五八同城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公章的传真件回函表明,此事件发生后,公司针对直接责任人,包括:业务员、业务经理、总监以及分公司总经理,做出了包括开除、扣罚全年度奖金、停止晋升等处理,并内部通报。该传真件强调,“张师傅此次遭遇属偶发性事件”“不能说(因)张师傅一个人就完全抹杀掉(抢单神器)这个产品在其他商户中的作用”。金某某也向记者表示:农民工老张的遭遇完全只是个案。然而,老张告诉记者,去年他多次前往58同城催讨血汗钱,每次都看见该公司门前围着一群人在讨说法,就“抢单神器”维权,有的人还拿着高音喇叭,喊“58同城坑人”。“我也被58同城坑了”,农民工老张说。

旅客为赚300块"好处费"帮人带包过关惹上大麻烦

南都讯 帮人带个背包过个关,就能净赚300块,何乐而不为?福田口岸一名旅客真就这样帮人背了个包过关,结果惹上了大麻烦。皇岗海关在涉案背包内查获象牙原牙及象牙制品9.1千克。经调阅记录,涉事旅客此前并无违规记录,过境次数正常,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水客”。据深圳皇岗海关介绍,7月18日下午16时左右,福田口岸入境通道一名旅客引起了海关关员的注意。这名旅客手拿一个黑色背包入境,背包很大,看起来很沉,可这名旅客却没有将其背在肩上,而是双手紧紧抓住且护在胸前。在经过海关监管区时,这名旅客显得神情紧张且加快了脚步。海关关员立刻将其拦下并进行查验,在背包中发现多个用黑色塑胶袋紧密缠绕的物品,撕开塑胶袋,原来这些物品全部是象牙原牙或象牙制品。其中4个球状象牙应为象牙原牙尖打磨而成,每个都有拳头大小,说明原始象牙原牙很大,应该是年龄较长的大象象牙。其余7个段状象牙中,有一个为已经雕刻完成的象牙人脸象牙制品,雕工精细,6个为仅做了初步切割的象牙原牙段。经初步鉴定及称重,象牙原牙段6段计5.7千克,象牙球4个计0.8千克,象牙雕刻1个计2.6千克,共计9.1千克。海关关员随后调阅当事旅客的出入境记录,发现当事旅客此前并无违规记录,过境次数正常,并非传统意义上的“水客”。在案件处理过程中,该旅客自称,在过关前有“陌生人”声称只要将黑色背包带过关,就可到接头人处获得300元“好处费”,自己一时财迷心窍,就拿着过关了。目前,案件正由皇岗海关缉私部门进一步处理中。皇岗海关负责人表示,经过前期的严打和大力宣传,近一年来,口岸查获违规携带象牙入境情事已大幅减少。普通旅客应提高警惕,遵纪守法,像上述案件中的旅客,因违规携带濒危野生动植物及其制品入境,轻则会受到海关的行政处罚,重则可能触犯《刑法》面临更严重的罪名。

新手司机驾共享汽车倒车怼进商铺 谁来赔?

南都讯 记者马辉7月18日晚,在广州市番禺区大学城北亭村某巷,一辆共享汽车在倒车过程中,被司机怼到了旁边的档口里,不仅把档口门墙撞坏,还差点撞到档口老板娘。街坊朱先生告诉记者,事发18日晚9点左右,一辆白色小车倒着驶入街道旁边的服装档口,“有一堵墙被撞烂,档口里的服装也被弄的乱七八糟”。朱先生称,其看到时已有交警在场处理,没有救护车,不清楚是否有人受伤。根据朱先生提供的照片,一辆粤A牌轿车正停在档口里,车顶还有几块撞碎的砖头,车周围便是被撞的墙体,可见一个巨大的缺口。记者今日(19日)中午在现场看到,北亭大街的内巷道路比较狭窄,被撞的档口已经被条纹布围起,有街坊表示该档口受影响暂时停业。目击者吴先生称,驾车人为一年轻男子,看起来20多岁,其驾驶的车辆是从某租车平台租来的。“该男子在倒车过程中,还撞了我的电动车。他应该是很紧张,把油门当刹车了,撞了进去。当时还听到撞的声音。老板娘就在里面,很幸运,没受伤,就差那么一点”,吴先生表示,那些车很多都是试手的,平时看到都会小心离远一点。事情发生后,该男子留在现场,交警过来处理。一直到晚上11点左右,轿车由租车平台人员开走。记者致电该共享汽车平台客服人员,对方表示客户驾驶共享汽车的费用里面包括保险的,如果发生事故,在理赔范围内,会由保险赔;范围之外,由客户承担。具体到此事,应该已有专门工作人员跟进,结果暂时不太清楚。

男子开粉嫩系超跑吓懵交警 网友:司机有颗少女心

近日,一辆粉嫩系的“超跑”轿车在网上传得非常火,也引来网友们热议。为什么会火呢?因为这辆轿车的颜色不仅显眼,并且是一辆由奥拓车辆改装成的“超跑”,奥拓车车窗、车顶全都不见了,华丽变身为“敞篷跑车”。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7月14日,都江堰交警发现一辆颜色鲜艳得异常的小型轿车,正从观景路往幸福大道方向行驶。距离近了才看清,这辆敞篷轿车上方的主色是粉红色,车身下部是一圈鲜亮的绿色,车头副驾驶外引擎盖上还有某品牌跑车标志性的黄色和绿色带状条纹,但从车头方向看,这显然是辆轿车车型,引擎盖上还有一个进气口,这让从事多年民警工作的洪江也一时没有认出,到底是哪个品牌新出的车型?之后,交警示意驾驶员靠边停车接受检查。从驾驶员出示的行驶证上,赫然发现,这辆超萌超粉嫩的“敞篷跑车”的真实身份,竟然是一辆奥拓!被拆掉了车顶和两侧车窗,仅剩下前挡风玻璃,涂上了花哨的颜色,连座椅都漆成了粉红色。近距离查看时,发现车身上的用漆也十分粗糙,这明显是一辆经过彻头彻尾改装过的车辆。在被交警拦下时,这位20多岁的男性驾驶员表现得十分淡定,接受检查时也比较配合。他告诉交警,因为天气太热了,敞篷车兜风凉快,才将车改装的。车还没开多久,就被拦下来了。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机动车登记规定》,交警责令车主恢复车辆原状,并综合两项违法行为合并顶格处理,给予500元和200元罚款。目前,这辆非法改装车辆已被依法暂扣,并对违法驾驶员做进一步调查处理。允悲酱:西瓜味的超跑!大叔少女心 !MakeUp丶大队长:你别说,他改的还行啊!宅死的DEO:敞篷不会更热吗?福尔摩枝:。。。。。。。。。下雨怎么办?bestwellan:好像我小时候的玩具车,也是这样色彩斑斓啊!范丫丫斗比中:这颜色真是炫到爆炸!

男子嫌楼上邻居太吵上门劝说 遭暴打致骨折

南都讯 与邻居亲戚发生口角,继而遭到暴打致鼻骨粉碎性骨折,鉴定为轻伤二级。报案后,打人者被警方刑事拘留,检方亦对其提请刑事诉讼。而据法院认定,被告人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4个月,缓刑4个月。方先生家住南山区科苑大道附近的一个小区,据其介绍,小区为老小区,每单元共有7层楼,顶楼系公共天台。方先生住在小区某栋2单元的7楼,其介绍,3月25日晚上8点半左右,其正在家中看电视,突然听到楼顶有人跑来跑去,“就是感觉很闹腾,顶楼一响,我们在楼下听到就很吵,期间持续有十多分钟。”方先生便马上到楼顶查看情况,发现有一男一女正在楼顶跑来跑去,“就是打闹嘛,两个人在上面闹着玩。”方先生表示,其马上告诉对方不要吵闹,会影响到其他人休息,“之后,我和他们就发生口角了,就开始骂起来了。”其介绍,事后其才知道,顶楼吵闹的男女系自己隔壁邻居的亲戚,由于是老小区,每个单元是一梯两户,“整个7楼就我们两家人,楼顶天台是开放式的,大家都可以上去。”方先生称,双方发生口角后,顶楼的一名男子突然冲过来挥拳打向其面部,“事发突然,自己也没有防范,一下子就蒙了,鼻血也喷出来了。”方先生表示,随后,男子便对倒下的他拳打脚踢,整个过程持续5分钟左右,“当时一点意识没有了,可能打了5分钟,然后楼下听到动静了,就有保安上来。”方先生说,当时其感觉鼻梁处十分疼痛,且身上也有多处感觉到疼,“先是邻居女主人堵住天台门口,接着那男的就来打,之后我爬到三单元的门口去,还追上我打。”方先生表示,随后其妻子迅速报警并拨打120,“之后我就被送到医院去了。”其提供的“出院小结”显示,方先生被诊断为鼻骨骨折,全身多处挫伤,且鼻中隔偏曲。在医院诊断结果出来后,方先生便一直在医院住院,而在此期间伤人者却从未到医院看望,也未向其表达任何歉意。方先生对此很气愤,事后他才知道伤人者系邻居的亲戚,“打了人至少慰问一下,说点好话吧。”在治疗期间,方先生一共花费了6000多元的医药费,目前这部分费用为自己垫付。方先生介绍,被打当天他便报了案,随后去做了伤情鉴定,鉴定为轻伤二级,而曹姓打人者亦被警方刑事拘留。南山警方介绍,经鉴定方先生为轻伤,警方当天便对打人者曹某予以刑事拘留。有知情人士透露,实际上,方先生与其邻居曾发生多次口角,甚至多次上升到肢体冲突,“邻里关系不太好。”记者了解到,检方亦对打人者曹某进行刑事诉讼。相关判决书显示,打人者曹某今年22岁,为江西泸溪人,目前在南山某银行做保安。检方指控,曹某及家属未向被害人道歉,亦未赔偿被害人,被害人要求对被告人曹某从重处罚。而曹某辩护人则认为,被害人在本案中亦有过错,且本案起于邻里纠纷,被告人主观恶意、社会危害性较小,且被告人系初犯、偶犯,具有自首情节,希望法庭从轻处罚。南山区人民法院查明,被害人曾提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后撤回起诉。经法院主持调解,被告人家属表示愿意赔偿被害人在其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起诉状中要求的金额3万元,但被害人拒绝接受。法院认为,被告人曹某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其在未受任何强制措施时,经电话通知投案,属自动投案,构成自首。且被告人认罪态度好,其及其家属有赔偿意愿,法院酌情从轻处罚。根据相关法律,法院判决被告人曹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拘役4个月,缓刑4个月。

强奸杀人犯逃亡21年归案 最高检启动追诉程序

震惊全国的白银杀人案正在审理之中。而在21年前,在河南新密,也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受害者是一名年仅8岁的女孩。经历了21年的逃亡生涯,今年3月1日,在新疆克拉玛依市金龙镇田园小区8幢楼前,此案的犯罪嫌疑人刘某终于被抓捕归案。在最高检的官网上,对21年前的这起刑案做了大致的回顾:1996年11月26日下午,犯罪嫌疑人刘某酒后在河南省新密市来集镇马沟村附近的废弃砖瓦窑场里,将被害人郭某(女,殁年8岁)强奸,在强奸过程中致被害人窒息死亡。刘某某将被害人掩埋后潜逃。21年,对于一个刑事案件来说已经过于漫长。我国刑法87条规定,法定最高刑为无期徒刑、死刑的案件,追诉有效期为二十年。对于这个已经过了追诉期的案子,为了正义能被伸张,警方特向最高人民检察院提请“追诉”。近日,最高人民检察院以“犯罪行为恶劣,后果严重”为依据,依法批准案发地河南省郑州新密警方的追诉申请。至此,经历21年的等待,小女孩的家人终于获得一丝慰藉。7月16日,记者赶赴案发地,打捞已经湮没在漫长时光中的案情碎片。新密市来集镇马沟村,位于新密市的东南5.8公里处。近年来的交通建设,使原本交通不便的丘陵小村变了模样:柏油路修到了村边。因为临近公路,马沟村村民的家也索性沿着公路散落,南北蔓延出三四公里。而案发的那座废弃砖瓦窑场,距离村子最南端,还有1里地的距离。虽然已经过去了21年,不少村民对1996年11月26日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一名上了年纪的村民回忆,从1993年开始,因为地处盛产煤炭资源的新密市,马沟村也曾经历过一段短暂的采煤时光,浩浩荡荡的外工(当地人对外来务工人员的简称)涌入新密市的产煤区域,奸杀案的犯罪嫌疑人刘某,是他们中的一员。“小妮儿当时是在村里她姥姥家住,父母在郑州做生意。”说起当年被杀的小女孩,村里一位大姐分外惋惜,“长得可好,学习也好,家里的人都是实在人,后来还供出了好几个大学生,她如果不出事,肯定也能考上大学。”“俺村的煤层不厚,深浅不一,98年前后大多数窑口都关了。”7月16日下午,在村口乘凉的一名刘姓村民告诉记者。1996年初冬发生在村旁废弃窑场里的那件事,至今让72岁的马妮不忍回忆。当时,他任马沟村的村委会副主任,几乎全程协助家属和警方寻找小女孩。“太惨了!”7月17日下午,在与记者说起此事时,他如是说。马妮回忆,小女孩最后一次被人看到,是在距离砖瓦窑场不远的一个大坡上。“当时是中午放学,小妮儿跟同学一块回家吃饭,三四个人一起。”马妮说,后来问他们一起走的同学,得知小女孩当时一边走一边吃快食面,渐渐与人群越隔越远,“她的同学上到坡顶回头找她,已经不见人了。”“当时都没有在意,谁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马妮回忆,“当时那个孬货应该就藏在砖窑的窑洞里,他看到小姑娘一个人,就把她拉进去了。”后来公安机关调查时也问过同行的小孩,“都说没有听见小妮儿叫。”马妮猜测,当时犯罪嫌疑人出来拉小妮儿的时候,应该是勒住了小女孩的脖子捂住了小女孩的嘴。“当天中午家人也没意识到不对,只是想着小妮儿在学校不回来了。”马妮说,直到当天晚上,家人才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当时就开始找了。”小女孩失踪的第二天,村委得到了消息,“当时她爸已经从郑州赶回来了,我们在寻找的同时,报了警。”当天晚上,小女孩在最后一次被人看到处附近的砖瓦窑场的窑洞里被发现,“已经死了,那鳖孙还用土坯盖了盖。”当天晚上,新密市公安局的法医就来了,“在窑洞里当场解剖的尸体,我当时给他们举的灯。”回忆着当年的情景马妮气愤起来,连骂了好几句才将情绪平复。后来警方开展了多次排查,但是案件始终没什么进展。“光村民大会都至少开了三次。”马妮说,在排查了砖瓦窑场看场的人之后,警方把怀疑范围扩大到村民,“有一回还把村民都聚集到窑场里,互相检举,看看有没有人的脸色变。”凶手一直没抓到,村民们陷入了惴惴不安中,“那是一条沟,(上世纪)80年代之前村里人都住在那儿,依着沟打窑洞住。”马妮介绍,但后来经济好转,人们逐渐搬了出来,村子的原址便成为一片荒原。“那个地方是小孩子上学的必经之地。”马妮说,在案子发生之后,村民们开始注意起小孩的安全来,“每天接送,恐怕坏人再做案。”甚至有村民向村委会建议,把废弃的窑场和窑洞捣毁,以免里边再藏了坏人,马妮与当时的村主任协商之后,叫来了铲车把能藏人的窑洞口都用土封上,但依然扫不去萦绕在村民心头的恐惧,“那时候妇女们下地干活,都得几个人一块,被吓着了。”2000年前后,附近高速路的修建和平整土地政策的实施,才使得这个隐患彻底被扫除,“窑洞都被铲平了,吃下来的土还把这个坡垫了垫。” 马妮介绍。虽然隐患没了,但案件久立不破,让谣言也开始泛滥起来,“几年后附近裴沟村一个坏人因为类似的案件被枪毙了,当时村民们都怀疑这个事也是他做的。”马妮回忆,因为警方一直没宣布,他自己心里一直认为这个案子的凶手另有其人。据《检察日报》7月15日公开报道,悬而未破的案件是在2013年峰回路转的,当时,公安机关在物证中提取了犯罪嫌疑人的DNA。经过排查,最终锁定了犯罪嫌疑人刘某。在村民的指引下,7月16日下午,记者来到了小女孩的亲属家里,记者敲开门说明来意之后,家属婉拒了记者的采访。看得出,虽然犯罪嫌疑人已经归案,但21年的时光并未愈合他们心头的伤口。在村民口中,小女孩的两个姐姐和一个哥哥都很争气。“老二妮儿还考上了公务员。”一位上了年岁的阿姨告诉记者。对于最高检“依法追诉”的决定,村民们无不拍手称快,“我们的意见很统一,就是要求政府枪毙杀人凶手。”马妮说,之前有当地公安局的人来村里做过民意调查,他隐约获悉,凶手不是本地人,“说是周口鹿邑的。”因为案件涉及“奸杀未成年少女”,新密市公安局婉拒了记者的采访,“这是(河南)省(公安)厅的决定。”7月17日下午,该局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河南豫龙律师事务所律师付建看来,最高人民检察院对本案的“依法追诉”的批复,体现了我国依法治国的法治精神,“对于犯罪嫌疑人的量刑,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付健介绍,追诉时效是刑法规定的司法机关追究犯罪嫌疑人刑事责任的有效期限,根据定罪量刑的不同追诉时效也不一样,最长的追诉时效是20年,“如果超过20年了,需要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应当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检察院批准。”但在特殊情况下,案件也可以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付健说:“比如在已经立案的、通缉在逃的案子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或者被害人在追诉期限内提出控告,司法机关应当立案没有立案的都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从公开的资料中可以看出,本案虽然犯罪嫌疑人抓获的时候已经超过20年,但是2013年,侦查机关在整理证据的时候已经锁定嫌疑人了,只不过当时在逃。”他说,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追诉不但不违法而且恰恰与法律本意相符合。“对于其他国家关于追诉时效的规定根据各国的实际情况而各不相同。”付建介绍,我国将最长追诉时效规定为20年,是综合了犯罪时间、犯罪工具的保存等破案的难度来定的,毕竟20年之后再破案,证据会遗失,很难还原案发事实,这个追诉时效也有利于节约办案的人力和财力,集中力量侦办现有案件。

摔断30万玉镯的低保户赔70%?当事人:胡说八道!

从“受害者”到“逃跑者”,再到引发广泛质疑的“低保户”,过去二十余天,“摔断30万手镯事件”让江西上饶的女游客费建勤体验了人情冷暖。7月17日,在各方周旋之下,她终于得到了一个可以接受的调解结果。经历种种波折后,她不想再说太多话,“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多个渠道的消息称,以摔坏的手镯进价为17万元计算,费女士担责70%,赔偿总金额逾10万。身为低保户的费女士,为何会同意这样的“天价”调解?她如何支付最终的赔偿金?今日(7月19日),一直密切关注和报道此事件的红星新闻为您还原整个事件的调解始末。▲7月17日下午,云南瑞丽勐卯镇司法所,费女士(左)与林氏翡翠方面就“摔断30万翡翠玉镯事件”达成和解   图据瑞丽宝玉石协会他承担了费女士再去瑞丽的机票 曾想发动大家捐款,再把碎玉拍卖了捐出去为证明自己没有“逃跑”,7月9日,费建勤坐飞机再次赶赴瑞丽。她此行的计划,是打算在一名赵姓中间人的协调下与林氏翡翠对话,以尽早解决摔坏手镯一事。红星新闻了解到,费建勤此行的机票,正是中间人赵先生购买的。赵先生是瑞丽另一家知名珠宝市场的股东和法人,此前,他专程去了一趟费建勤的江西上饶老家。7月10日,赵先生带着费建勤与记者见面。费建勤多次感谢好心人赵先生挺身而出,让她看到摆脱争议和解决巨额赔偿压力的希望。彼时的费建勤压力仍然很大。她说,事件发生后,那些日子她没吃过一口好饭,她成了“逃跑者”,整日被人指指点点。她也一度不敢相信媒体,怕被曲解。纷纷扰扰之下,她多少有点回避。回到老家后,费建勤遭人“指指点点”,她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后来再去云南瑞丽,她更不敢抛头露面,“我成了名人。”她这样自嘲道。她戴口罩,就餐时特意选择角落处,还要拉下窗帘以避服务员的耳目。7月11日在外就餐时,她就听到邻桌对发生在当地的摔坏手镯事件进行谈论,她只能埋下头,报以苦笑。接下来的调解之路充满了阻碍。赵先生的意思是,希望借这个事件,能彻底“整顿”云南玉石不标价售卖的现状,“我不怕得罪人,我在这个行业32年了,为了这个行业的长远发展,我有资格说这样的话。”赵先生还告诉记者,他代表了“当地政府”,他的行动有“政府”授意。他在昆明时,把这层意思告诉了当地电视台。不过,瑞丽市委相关责任人告诉记者,瑞丽市政府并没派人去江西。“当地政府根本不知道赵某去了江西,也不知道费建勤再次回到了瑞丽。”全程关注处理此事件的一名知情者透露道。赵先生说,他在“费女士逃跑”流言传出时就主动与费建勤联系,目的是证明费建勤是否真的是“不负责任的女人”。他的想法是,让费女士和林氏翡翠调解,发动好心人为费女士应该承担的赔偿买单,“最后找个机会拍卖碎玉,把拍的钱再捐出去。” 参与调解的知情人告诉记者,各方都看到了费建勤的诚意,但中途“杀”出的赵先生,让事件变得复杂起来。“他阻止费女士单独和姐告玉城和林氏翡翠接触,不知道目的何在。”这名知情人说,大家感觉赵先生“凡事总要插一脚”,有一次本来要开始谈,但赵先生突然拿出手机录音,导致谈判不欢而散。以17万计算,费建勤担责70%事后她却否认此责任划分,称只想过平淡生活 从7月10日到7月17日,记者在瑞丽等待了一周,没能等到具体的结果。相关负责人解释,这个时段内,云南昆明举行石博会,很多玉石商人前往参会,影响了调解进程。7月17日下午,事件最终在瑞丽市勐卯镇司法所成功调解,勐卯镇是瑞丽市城区所在地。瑞丽宝玉石协会会长陈辉称,此次调解由瑞丽市消费者协会、瑞丽市司法机构主导,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协会作为见证人,参加了双方的赔偿协议签署。陈辉则表示,赔偿款为一次性支付。前述知情者透露,费女士需要赔偿的数额,以摔坏的手镯进价为17万元计算,根据责任划分,费建勤需承担11.9万元(17万×70%)的赔偿,5年内还清。7月18日上午,林氏翡翠的负责人林品东也证实了上述责任划分,他并没有透露费建勤具体需要赔偿的金额,并称尚不清楚赔偿款以何种方式支付。▲事发地点:姐告玉城“林氏翡翠”柜台,记者拍摄时林家人未在柜台摆摊,林家解释称,那几天他们外出了,如今已经恢复营业   图片来源:红星新闻不过,费建勤对自己担责70%的说法并不认可。7月18日上午,记者向其求证,她回答:“谁在胡说八道?”她否认前述责任划分,但也拒绝透露自己实际需要承担的赔偿,“现在瑞丽市政府出面来解决这件事,我只想过平平淡淡的生活。”7月18日下午,谈判成功的消息由瑞丽市宝玉石协会对外“权威发布”。该“权威发布”的核心消息很简短,全文如下:关于6月27日“姐告玉城翡翠手镯摔断”一事,昨日费女士与林氏翡翠在瑞丽市勐卯镇司法所就赔偿事宜达成一致,签署了调解协议。瑞丽市宝玉石协会重申了“30万”手镯摔断事件为意外事件,无强买强卖、欺诈、胁迫、诱导等违法、违规行为。费建勤在朋友圈转发了此“权威发布”。参与了此次调解的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结果,“各方都很满意”。费建勤确为低保户家庭困难,旅游机票是其朋友支付事件发生后至今的20余天里,记者感受到了云南瑞丽当地为平息争议而做的种种努力。事件落幕阶段,因担心调解结果再次引发外界大规模讨论,瑞丽有关方面不得不考虑调解结果的“措辞”。外界普遍猜测此事件有“炒作”成分,红星新闻多方求证,未能发现相关痕迹。相反,姐告玉城缺乏地毯等保护措施、手镯未明码标价、瑞丽市宝玉石协会的手镯价格鉴定比进价还高出1万元等问题,事件当事人费建勤均提出过有力质疑。外界还怀疑费女士是否为“低保户”及“低保户”怎么有钱坐飞机旅游的疑问。亲自前往江西上饶求证的赵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当地多方走访,证实费女士没有固定居所,目前只能投靠母亲,家境困难,她的确是因为母亲的手烫伤而急忙返回江西。此外,江西省民政厅专门就此进行调查,有关官员表态要取消其低保,但费建清据理力争,“取消总要有理由,就因为我坐了飞机就取消低保,难道低保户就不能有交际?”7月13日下午,当地参与调查的一名地方官员在电话里说,调查证实,费建勤因为丈夫车祸,前后花费了上百万,她卖了两套房子,其中一套售价为37万余元,其旅游机票也是朋友支付宝账户购买的,当地决定继续保留其低保户的身份。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执行主任李春光说,此事件若走入司法程序,鉴于费女士的实际情况,法院的判决也不一定能得到完整执行。知情人:费女士只出了8千元“其余部分很多人愿为她买单”那么,“低保户”费建勤最终为何会答应10万余元的“天价”赔偿呢?她又如何进行赔偿呢?“据我所知,费女士身上总共才有8千元的存款,她家境实在困难,所以这笔钱实际上不会由她来承担。瑞丽的玉石商家和一些机构都愿意帮她。”一名知情人介绍,目前的方案是,有人掏出两千元,与费女士的8千元凑齐一万元进行赔偿,其余部分“很多人愿意为她买单。”这名知情者说,他们考虑到费女士赔偿后经济困难,还会对其进行适当资助。费建勤说,最近十年,她的生活遭遇了种种磨难,但她仍是乐观的人,“只是没想到,出来玩一趟会遇到这么大一件事。”7月18日(昨日)下午,费建勤告诉记者,如今事情圆满结束了,她已经在回江西的路上了。